抗爭

有一個片刻,它在那裡,在另一個片刻,它就走掉了。有一個片刻,我們在這裡,而另一個片刻裡,我們就走掉了。就在這小小的片刻裡!就只是在車站的候車室裡等車,然後火車一來,你就永遠走掉了。

一個爆炸性的脾氣或是一個悶在心裡的憤怒常常蓋住一個很深的痛苦的感覺。我們以為如果我們將人們嚇跑,我們就可以避免受傷害,事實上,情形剛好相反。藉著用盔甲來蓋住我們的創傷,我們是在阻止它被治癒。藉著攻擊別人,我們會變得無法得到我們所需要的愛和滋潤。

Jac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